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我们年轻时往往把对话写得很美,很深刻,有哲理,有诗意。我有一次写了一篇这样的习作,沈先生说:“你这不是对话,是两个聪明的脑壳打架。“对话写得越平常,越简单,越好。托而斯泰说过:“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谈的。”如果两个人在火车站上尽说警句,旁边的人大概会觉得这二位有神经病。沈先生这句简单的话,我 以为是富有深刻的现实主义精神的。

语出汪老先生 受教了

评论(4)
热度(78)
  1. 容玉玉南风北国 转载了此文字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