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周黄】oops

我就尝试一下……还是回去写清水吧

虽然请水也很垃圾()

破车,真的

>

 

01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映进了房间,落到床上正熟睡的青年脸上。青年栗色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泛着柔软的光泽,好看的眉头却微微蹙起,抬起手遮住了眼睛,似乎想挡住这扰人清梦的光线。

 

然而很快的,青年却猛地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这个房间。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此刻终于缓慢运转起来,身体各处的酸痛和还未消退完全的发情热无不提醒着他过去一个夜晚发生的一切。

 

黄少天绝不会认错,这是他前男友,周泽楷的房间。

 

房门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硬生生将黄少天从混沌的思绪中拖离出来。然而在他看清来人是谁后,很想一头撞死在被窝里。

 

他完全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周泽楷。

 

昨晚到现在的一系列事情对于黄少天来说,真可谓是跌宕起伏。黄少天越想越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热,羞耻感几乎让他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团成一团。但是最终,他只是把被子拉了拉,露出一双眼睛望着周泽楷。

 

此时黄少天平日的锋芒与锐利尽数褪去,大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平添了几分omega特有的柔和。

 

“我们…谈谈?”周泽楷说。

 

02

 

包厢里骰子撞击圆筒壁的声音不绝于耳,夹杂在节拍强烈的音乐声中更显得吵闹。周泽楷原本是不太爱参与这种聚会的,这次谈成功的一个合作他贡献极大,同行几人硬是以庆贺为由将他拉了过来。周泽楷拗不过,只好随着来了。

 

桌上东倒西歪的空瓶昭示着一屋子人的战斗力,又是饮料又是酒的,周泽楷也有点坐不住,打了个招呼起身去洗手间。

 

包厢的门在身后关上,把一切喧闹隔绝在内。周泽楷感觉太阳穴跳得有点厉害,耳膜也有些鼓胀。

 

大约是刚才屋里音乐声实在太大,古耳膜有些受不了吧。周泽楷叹口气,揉了揉眉心。

 

然而拐过几个转角,离洗手间越来越近,周泽楷却闻到一股浓郁的牛奶的味道。

 

太熟悉了……

 

周泽楷与散发这股气味的主人相对那么些年,滚过的床单也不是一次两次,自然不可能认错。

 

他试探地,却近乎肯定地出声:“黄少天?”

 

空气仿佛凝固一般,一会儿,某处才传来一声压抑的应答。那个音节好像是极其艰涩,从口中发出的,也显示这声音的主人此刻处境十分不妙。

 

周泽楷不知道黄少天在这里已经呆了多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此期间这里还没有人经过,否则仅是如此强烈的信息素,估计早该报警了,根本轮不到他来发现。如若碰上些个不怀好意的家伙,这么一个发情的未被标记的omega,后果如何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黄少天终于艰难地再次开口:“…能不能,帮我下。”

 

新手试驾 谨慎上车

 

04

 

 “谈什么啊谈,谈恋爱吗?”黄少天没好气地掀了被子,“周泽楷我跟你说啊这次是我——”

周泽楷一只手撑着床,俯下身去轻轻吻了他。

 

又不是没谈过恋爱,怎么亲一下都还搞得和偷小鱼干吃的猫一样呢——黄少天心里暗暗吐槽。

 

“好呀。”周泽楷笑起来。

 

Fin

ps.车里面那个葡萄酒的信息素,没写
算一个原因吧,天天以为小周有别人啦,但是其实是个误会,又没有解释清楚,所以就导致现在这个局面
不过干了个爽之后肯定是讲清楚了呀(喂)

评论(17)
热度(73)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