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傻白不知道甜不甜。

#乐色文给秋秋当生日末班车(喂)
@臣是酒中仙。 

>
黄少天有个很不好的习惯。

他自中学时代起就喜欢撕嘴唇上的死皮。那时的题大多复杂,解题的过程像沿一条崎岖的山路攀爬,好像石阶会突然出现断层,留一段覆了滑溜溜青苔的石路,很艰难。

右手忙着奋笔疾书,左手没了依托,总不免要找些事物来消磨无事可做的空闲。刮试卷的感觉是不大舒服的,于是转而到自己身上。

因为天气干燥而翘起的一个个小刺,只让人急切地想撕扯下来,尽管过程不怎么愉快。黄少天管那叫“痛并快乐”。

后来不再上学,跑去做了职业选手,这个习惯依旧没改掉。打比赛的时候要双手且全神贯注并没有空腾出手来了,转而改为复盘时坚持不懈地进行这项保留节目。

周泽楷从关注他时,就逐渐发现了这一点,而且不止一次看见柔软的唇上条条道道,颜色深浅不一,都是壮烈的旧伤覆新伤。

周泽楷心痛死了,又不好管什么,竟然真的熬到成了他男朋友以后,终于光明正大管一管。

黄少天最近沉迷一个解谜游戏,画面视角是少年走进另一个阴暗的房间,四处转悠寻找突破口。黄少天视角转了半天,没寻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老毛病又犯了,手无意识地向嘴唇奔去。

周泽楷发现的时候,他又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眼看下唇又要光荣负伤,周泽楷轻轻握住他的手挪开,在黄少天莫名其妙的时候迅速凑上去舔舐一下伤口。

然后他神色认真地望着黄少天:“改不掉啊,撕一下就亲。”

黄少天听出来了。

那我改不掉了,他想。

>

周泽楷也有个小动作。

很小的时候睡觉,喜欢抱着东西,一个抱枕或者一条毛巾都可以,好像黑暗的房间里有个什么可以依托,总归是温暖些,有了倚仗。将近十岁的时候改掉了这个习惯,似乎是向成长为男子汉的队列迈进了。

然而遇到黄少天以后,幼时的习惯仿佛又回来了一般。

黄少天有天夜里做梦梦到自己在森林里迷路,醒来时却身子沉重得动弹不得,使劲挣动,终于挣脱了——睁开眼却发现正是被周泽楷紧紧箍住了。

黄少天哭笑不得,明明睡着时还躺得好好的,无意识得就和个八爪鱼一样缠到身上来。这能怎么办呢?又不能怪他,毕竟对方满脸疑惑:“我没有啊。”

得了,这位先生还带选择性失忆的。

黄少天举手投降:“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为什么这样呢?

大概人本能还有逐光倾向,而黄少天是道光。

捉到光了,周泽楷想。

评论(9)
热度(74)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