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周黄]极地赤道

#二十分钟产物

#笔力有限,没能表达出脑内那个周orz

>
黄少天第一次听周泽楷唱歌,是大一艺术节。

明明是白衬衫,袖口紧紧一颗扣子,挽起来到手肘,露出干净利落一截手腕。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劲瘦有力。大约因为长久按弦的缘故,指腹有层薄茧,黄少天后来握着他的手时意外迷恋这种感觉,好像是他们岁月沉淀的结果,安宁厚重。

伴随一段自由音节的哼唱,琴音吹动平静海波,随之而来是密集鼓点,拍打起骤雨前奏,仿佛微微飘摇细丝,砸落海面却是十成十的迅猛力量,掀起惊涛骇浪。

黄少天实实在在被惊艳到。台上的周泽楷不同以往,那个刘海服服帖帖覆住眉梢,见到他时会腼腆笑笑以示问候的学弟。眼眸是一泓清泉,星子落池底。

可他分明站在台上,眼尾一扬是烟雾缭绕,眼底倒映出危险信号,烟云中看不真切。是诱人采摘的甜美禁果,望不尽的无底深渊。

黄少天情愿踏出临渊一步。

所以后来他被周泽楷压住肩膀抵在墙上亲吻,灵巧舌尖游走齿列,对方是不讲理的小坏蛋,攻陷城池步步侵占,唇齿交叠厮磨。

黄少天只从喉咙里溢出几个破碎音节:“…周…唔,你这个…小恶魔……”

周泽楷松开他,轻轻吻他耳垂:“你是拯救我的天使。”

评论(2)
热度(21)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