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周黄】计较

高中生日常,记一件小事。

>>>>>

晚修打了铃之后,沉寂了许久的校园又一次喧闹起来,教学楼一格格窗里透出白亮的灯光,有些冷,倒是吵吵嚷嚷的学生们的声音添了一份暖意。一行人舒展了筋骨收拾书包,住校的学生置吵闹于身外不顾,依旧奋笔疾书。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题目或是聊起八卦,有人单肩挎着书包站在门外大声催促同伴动作快些。

黄少天被拥挤的人潮裹挟着,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显得有些突兀。到了周泽楷教室前只看见孤零零几盏灯和仅余的三两学生——人群都已散去了。

黄少天来的时候周泽楷正沉浸在试卷的最后一个大题里。这道题出乎意料的麻烦。他手背支着脸颊,不时在草稿上写写画画。周泽楷的手很好看,在同年的男生里很少见。指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刚刚好,长期握笔而生的薄茧丝毫不影响整体美感。

黄少天没有叫他。

他不想去打扰周泽楷做题。那样的题被打断了思路会难于再理顺。

所以周泽楷终于长出一口气,放下笔时见到黄少天已经双手抄在校裤兜里,仰头打量墙上挂的画了。

“走了啊!我说你写的什么啊花这么久,人都走得一个不剩了…不过你们这画还挺好看的。哎,再慢点就赶不上末班车了啊!”

周泽楷一边麻利地把卷子塞进书包,一拉拉链就往肩上一甩,顺手熄了教室里最后一盏灯。有人网上门口走去,期间夹杂着黄少天的声音,在重又陷入寂静的校园里格外清晰。

“几点了几点了?”

黄少天今天忘了戴手表,刚才那说赶不上车也是估摸着时间,压根没看教室后头挂着的钟。这条路两个人已经走了不知多少回,时间感自然就养成了。

黄少天直接伸手捏周泽楷手腕子,把长了一截的校服袖子往后拉,白皙的一截儿手腕在路灯下格外显眼——当然也包括淤青。

周泽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收回手,匆匆忙忙把袖子往下拉。

“十点零…哎你干嘛?…等下等下你手伸回来!你胳膊上的什么玩意儿?”

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他的袖子,周泽楷这回力气倒大得很,一使力就往回带。

“你这怎么搞的?”

周泽楷咬了咬下嘴唇,眨了两下眼睛,眼神飘忽地乱移,终是垂下眼帘,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黄少天不依不饶:“你别跟我说是哪儿磕的,这话放刚才我还信,就你这个表情我想信都难,总别是跟人打架吧?”黄少天说着说着,冷不丁抓住周泽楷的手,把袖子往上一扯。手臂上青青紫紫的好几块。

“——周泽楷你干什么去了?”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停顿了下才开口:“都这样了你怎么不吭声啊,不是,你有什么事就不能跟我说吗,这样我也很不清楚情况啊…”
黄少天本想质问的,结果到了最后语气不知怎的就放软了,刹住话头想重新审问,却被周泽楷抢了先。

“…不行。”

若是一般的事儿黄少天也就此揭过了,然而这伤及身体,黄少天也是疑心是不是还有更严重的。

这年纪原是起了口角,打打闹闹也许会动真的。只是黄少天实在想不通周泽楷这么个不多言,又温和得很的性子怎么就能跟其他人争执起来呢?

换了他自己平常磕磕碰碰的也不少,但倒是满不在乎的。换成其他人,或者是,只是面对周泽楷,就是做不到。

周泽楷总是静静地听他说各种各样的事情,偶尔点头表示附和,也让黄少天心里升起极大的满足感。你知道有个人永远聆听你,多好。然而表情并不是冷冽的,眼神温柔得成水,黄少天每每望去都觉得心尖儿发颤。

黄少天觉得这样的局面就很好,都随了各自的性。也会有不满的时候,大多都过不多会儿就烟消云散了。

喜欢就是道理啊。

不过今天黄少天有点堵,小打小闹是挺正常,可今天这个已然不属于正常的范畴之内了,周泽楷又一副誓死不说的样子。

从前怎么没觉着这么倔呢?

黄少天没来由的一气,干脆丢了周泽楷的手:“算了算了你自个儿弄去吧。”恰好这时车来了,黄少天最后又拿余光瞥了周泽楷一眼,径自上了车。

周泽楷眨了几下眼,默默跟上去,还是照旧坐黄少天边上。

实在不是他想对黄少天保留什么,平素冷静有礼的一个人白天听到背地里议论黄少天的话,不知怎么想的就冲上去了。回想起来自己都觉不好意思,自然也更不想说。

一边黄少天戴着耳机,手指在屏幕上戳弄,却是明显心不在焉的,灵活的手指打字极慢,还无意识地按在删除键上半天不挪窝。

夜晚的车厢里没开灯,有路边的光透进来,只有隐约的乘客的形状。黄少天手机屏幕晃得扎眼,周泽楷忍不住瞟了一眼,是在聊天。周泽楷忽然在想,他在和谁聊天?聊什么呢?

又觉得手机在黑暗的环境里伤眼得很,张了张嘴想提醒,想起黄少天大约还在生自己气——罢了。

于是一路沉默无言。

刚回到家黄少天就进了浴室,周泽楷听着哗哗的水声,思维有些滞后。

他睡衣是不是没拿?

黄少天闭着眼睛防止水进去,伸手朝架子上摸索时,被热气蒸得有些混沌的大脑突然清醒过来。好像…除了浴巾什么都没带进来。

这就很尴尬了。

他并不是怕周泽楷看到些什么。两个人住了这么久什么样子没见到过,可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周泽楷论刚才的事。他方才在车站说话,语气重了些。黄少天总疑心自己过分了。他想不论怎样都没权力硬逼人家说不愿讲的事的。

他是想跟周泽楷把话说清楚,不过这个坦诚相见…也太坦诚了些。只叫他帮忙拿衣服来又不多说些什么,难免又要误会。

思前想后,黄少天正准备喊的时候敲门声响了。

“睡衣没拿。”周泽楷的温厚嗓音隔了层门板不甚清晰。

黄少天只露了半个脸,探出一只手去接。察觉到周泽楷有离开的迹象,一急就伸手拽住了他。

黄少天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了。平时不是这么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呀。

拽的力度大了些,周泽楷往前了一步,磕到门上,黄少天下意识地慌忙后退,周泽楷索性直接跨进门来,顺势吻上他的唇。

短暂地交换了一个吻,黄少天要周泽楷闭了眼,自己赶忙穿好衣服。刚刚微凉的肌肤被手掌心的温度贴紧,好像还散发着些许热意。黄少天不等周泽楷睁眼,轻轻搂住他,温和轻软的声音缓缓敲击着周泽楷的耳膜。

“你别生气啦,刚才是我一时冲动。就,诶你说你好端端的胳膊上那么大几块淤青,肯定担心啊。我也是…你又不肯说,我这不是挺气的…”黄少天说着说着声音小下去,停了一下又说,“我有时候也希望你能稍微依赖下我的。”

周泽楷在他耳边笑,气息洒到脖颈上,直往人心里钻去,酥酥痒痒地引得黄少天心里涌起一阵悸动。

“我知道。”他听见他说,“遵命。”

所有的话语悉数融进温柔的亲吻里。

-Fin-

想写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会责备又忍不住关心,那种温柔的感觉真的太美好啦

如果ooc请一定要告诉我…以及谢谢你看到这里:D

评论(2)
热度(37)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