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茫茫雪中一簇火。

年更选手 没质没量还杂食

【王乔】跟我走吧,乔先生

原著向

这个人今天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

1.


床头的手机毫无征兆地颤动起来。
“喂?”

“我要结婚了。”
“王杰希。”

 

2.
挂了电话之后乔一帆向后仰倒在床上,叹了口气。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穿过窗台上的花叶间隙,在深色的地板上散落成不规则的形状。

光明该是融了暖意的呀。乔一帆想。
他微微眯着眼睛,抬起手臂去触碰。

可是同样又是够不到的虚幻的温度,不可切切实实传到掌心,柔软如叶片也能轻易割裂。

是不是感情也这样呢。

 

3.
那大概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夏天。

路边的树枝繁叶茂,传来阵阵蝉鸣聒噪,也许引人昏昏欲睡,却销不去少年人的活力。

期末复习早在一个多月前就逐渐开始,到了最后关头,每个人桌角摞了一叠,桌面也没得一处空闲。生生被压抑了许久,顶着烈日踏出校门那一刻,只想不管不顾疯上几天再说。

乔一帆和平日里几个叫相熟的去了其中一个家中,那同学很是喜欢荣耀,放假前就叨叨着要找个时间给他们安利,好不容易挨着个机会,自是不肯错过。

“对了对了,给你们看个视频!跟你们说啊,他特别厉害……哎呀不说了你们自己看吧…”

视频里的魔道学者以极其诡丽的轨道飞行着,变化多端,难以捉摸。扫尾在他手中划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曲线,对手节节溃败,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外界都称他魔术师呢!超酷的!”
华丽的表演可以瞬间引燃观众的热情,少年心性亦是如此。
年轻的眉宇间闪动着欢欣,眼底仿佛有燃着的火光在跳动。乔一帆望过去,只觉一颗心也沸腾起来。许是他对游戏有着天生的敏锐,即使并不懂荣耀,他却隐约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值得敬佩的角色。

 

4.
时至今日,乔一帆也已经记不得是什么缘由驱使着他走上职业选手这条路,也忘了自己是如何说服父母的。

莫不是对王杰希的惊羡与崇拜?

然而崇拜与爱之间的界限向来模糊。

当年训练营里的佼佼者接到战队正式通知时,从王杰希手中接过账号卡,一如曾经从同伴手中接过的样子,比起了彼时的未知与试探,此时多了欣喜和忐忑。

只是青训营与战队不尽相同。优秀的少年太过耀眼,像星辰在日光旁便失了颜色。

于是他将自己放在最低微的位置。
几乎每个晚上结束训练后,队员们纷纷离去,唯有王杰希还留在训练室,一点灯光像黑夜里海中孤独前行的舟,亮起一些光火。

他见过王杰希眼底的专注和温柔。所以乔一帆原想着只是这样远远观望也是好的。
可总归是…期待着些什么的。

直到某天大家散去后,王杰希突然叫住他。
“一帆,我想跟你谈件事。”

他很少这么叫他,乔一帆紧张地吞咽了下,小心翼翼开口:“…什么事?”

训练室里暖黄的光柔和地打在王杰希脸庞上,男人一向平静的眉眼间晕开了些许温柔。他笑着晃了晃两根手指:

“也没什么。就两个字,恋爱。”

乔一帆想这…这还没什么吗!
心脏的跳动却快得不像话。

 

5.
乔一帆要结婚这件事,王杰希早在乔一帆告诉他之前就知道。

叶修这样不用手机一个QQ走天下的人,破天荒地拿了兴欣的座机打给他。
“我说王杰希,小乔这边都快准备婚礼的事儿了啊。”

王杰希瞳孔骤然缩了一下,却犹自维持着声音平静:“…我知道了。”

两个人隔了电话线沉默无言许久,叶修似是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什么都别后悔啊,爱和爱过差了一个字,分量差得远呢。”

“当然,你要是说些祝他幸福之类的话,我也不意外。这太像你了。但是人有时候也应该冲动一把…”

“…谢谢。”

王杰希突然苦笑出声。他何尝不记得乔一帆父母曾说过的那些个话。究竟是谁太天真呢,联盟里的好友都或随意或郑重地送上过祝福,两个人却忘记了这样一份感情,本就不被世人所接受。

不,他想,乔一帆也许是记得的。只不过与他在一起这件事,乔一帆早就将身体里所有细胞的热量都燃尽了,换了勇敢。

如果连世界都反对你,我是愿意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可是你愿不愿意呢?

 

6.
乔一帆一个人在教堂里漫无目的地走着,脚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教堂里,有些孤寂。 他目光略微空洞地望向大门,透进来的光将漂浮在空中的微尘映得清清楚楚。

新娘…并没有在啊。

他想起来还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一起去了南方旅游,江南水乡,古镇也是温温柔柔的,夜色笼罩下的流水低吟浅唱,耳边是夏日的蝉鸣,好像一颗心也落了水中,被徐缓的水流包裹着。

那样望着遥远天边的繁星,思绪也是会飘得远的,乔一帆突然想到嫁娶这样的人生大事,于是他就这么与王杰希聊将起来。

“应该是送上祝福吧,毕竟分开以后一方都走到这个地步了,想来是真正放下了。”王杰希这么回答。

在谈论到某些严肃的问题时,人大约总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进去,以求得最切身的体会。

“那我呢?”那时的乔一帆眸子晶晶亮地问出这话,哪想多年后一语成谶。于是他知道,走到这般,不一定是放下,也可能是出于无奈。

王杰希又回答了什么?他记不太清了。

那天打了电话过去,意在何处,连乔一帆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告诉他,我的那些理不清斩不断的情绪,从这一刻起要真正地结束了。难道还会是什么请前男友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么?

“一帆。”光线突然一暗,乔一帆思绪飘忽,恍惚地抬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背光的剪影立在门口。

即使时隔多年,还是会仿佛心脏漏跳一拍。

不,不是这样的,乔一帆告诉自己,你是个成年人了,你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是即将举行婚礼的——你的。

可是心不由得控制,就如新生的芽破开土壤,那些情绪如同根系细密地蔓延生长,由深处满溢出的酸涩浸透。是心有不甘。

“你来做什么?”乔一帆颤抖着声音问道。他以为自己收拾好了行装与他分道扬镳,却不知重逢之时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王杰希望着他,笑了起来,一字一句地回答:“来抢你。”

乔一帆突然想起了那时王杰希对他说过的话。
“没有可能的事,如果有,那我就…去抢婚。”语音里带着笑,竟也会带着俏皮。

王杰希目光偏向别处:“哦,忘了说,她,也喜欢过女孩儿。”

乔一帆只是惊异地见到一双佳人不知何时来到此处。

“那么,你愿意跟我走吗,乔先生?”

乔一帆突然释然,坚定地握住他伸出的手。
原本的一对人儿与世人抗争到底,似乎也是件勇敢的事啊。

——你这一生仅有的一次胆大妄为。

——我陪你去疯。

 

-Fin-

这篇是考试前突然冒出的一个脑洞,结果一直没时间写拖到现在,就发现写不出想要的感觉了…

另外这种风格写得好艰难orz我还是滚回去写轻松向的好了…

感觉还是笔力不够啊。谢谢你们能看到最后,如果有评论小天使提意见就最好了x…

评论(4)
热度(69)

© 南风北国 | Powered by LOFTER